《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liyang 2019-04-09 10:15 文娱圈
有哪些公司加入了这场练习生抢滩大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 爪哥

《创造营2019》的开播,标示着2019优爱腾“偶像三国杀”正式开局。

虽说《以团之名》与《青春有你》的“出道纪录片”已接连杀青,但大众对偶像产业的未来依然保持好奇。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作为今年最后一个入局的平台,腾讯对偶像经纪公司们释放的信号还是很重要的。火箭少女101珠玉在前,鹅厂男团目测也将是今年平台团战中的厉害角色。

正因如此,积极响应鹅厂号召的“参赛公司“还是比比皆是,网娱观察为大家送上一波分析,看看有哪些公司加入这场练习生抢滩大战。

01.偶像男团老兵:乐华麦锐缺席,坤音拥抱鹅厂

乐华和麦锐在去年的《101》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乐华更是在今年在小偶像争霸赛中接连拿下了《青你》和《以团》两个C位,但他们今年唯独没有参加《创造营》(麦锐也没参加),这不难让人联想到去年两家公司与腾讯在艺人管理权上的纠葛,当然也有人向网娱君透露:没孩子了。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unine前天成团

2018之前坤音娱乐还鲜为人知,《偶像练习生》播出后坤音四子的vlog应该是最先出圈的,而vlog也为四子赢得了巨大的流量。虽然后来四人都没有进入前九,但也组成了男团oner,连带着公司老板秦女士也跟着走红。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今年坤音这回没有将练习生送到爱奇艺《青春有你》的舞台上,反而是将两名练习生送去了鹅厂,看来是将所有大宝都压在了鹅身上。

还没开始比赛坤音就已经给放出了两位练习生的首支单曲,能否突破去年成绩还需观望。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除了这些公司,还有一些偶像公司将自家孩子送到了鹅厂。

AIF娱乐,全称为亚洲偶像工场(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专门做男子偶像团体孵化,去年一月完成天使轮融资,去年aif去年向《偶像练习生》输送两名练习生,但水花甚小,今年向《以团之名》输送了一名练习生,向《创造营2019》2019输送了四名练习生。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AIF其实并没有特别深厚的行业背景,但有深厚的金融背景,创始人之一的徐露菲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硕士毕业曾就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令人感到神奇的是,公司的所属行业竟然一直是餐饮业。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火核娱乐这回选送了5名练习生,全部来自旗下D7少年团,火核文化不出圈,但他的运营主体足够出名——上海丝芭。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东方物语同样是强强联合的产物,他的股东包括慈文传媒。东方物语曾在两年前打造男子偶像组合Odyssey,这是一支偏二次元的男团,基本没有什么水花。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今年东方物语向鹅厂输送了一名练习生,是自家男团Odyssey的成员之一,这次再次行动,不知道会不会有多一些回应。

去年白色系没有输送任何练习生,今年大概是不想放过这块肥肉,向《以团之名》输送了四名练习生,向《青春有你》输送了3名练习生,向《创造营2019》输送了一名练习生。《以团》全军覆没,《青你》也已止步,就看鹅厂这名唯一的练习生能不能打个翻身仗了。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原际画是易安音乐社所属的经纪公司,和时代峰峻的那些恩恩怨怨就不说了,今年原际画向鹅厂输送了一名练习生,和许多拥有男团的公司一样,是将原有男团进行“拆卖”的结果。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壹心娱乐旗下的壹心·壹加壹向鹅厂输送了五名练习生,就壹心娱乐的大型宣传片《我和我的经纪人》在鹅厂的热度来看,壹心现在和鹅厂正处于蜜月期。而接下来五名练习生会不会成为鹅厂“亲儿子”不知道,但壹心为他们打造的“人设”倒是可以期待一下。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02.新生入局:这些公司去年下半年才开业

在第一期中发起人迪丽热巴表示:(这次节目)可能是这个行业十年人生浓缩后的高度提纯。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这句话显然是托大了,因为如过翻阅公司简历,会发现不少公司都成立于2018年下半年,他们有的能查到的信息少之又少,有的是行业资深的强强联合,不管怎样,看上去都是为了赶上这趟开往暴富的列车。

嘉纳盛世

开业于2018年5月17日

专门培养练习生的公司,旗下有练习生品牌JNERA,一共有三名练习生,都是今年1月底公布的。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这次创造营只有一人参加,如果从公司开业那天开始算,这位练习生的练习时间还不到一年。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创星力量

开业于2018年5月18日

强大的行业背景,股东分别是喜天、悦凯以及灵河文化。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有经纪公司撑腰,还有制作公司撑腰,学员背靠大树好乘凉。

喜遇尚作

开业于2018年6月4日

这次向鹅厂推送了一名练习生,这也是公司目前唯一公开的练习生。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泰洋星河

开业于2018年8月7日

泰洋川禾子公司。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知名经纪公司,旗下大牌无数,捧人能力一流,最新鲜的案例就是选秀两期被淘汰依旧资源好到爆,因为上升太快而被群嘲的哈妮克孜。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泰洋星河这次推送了一名练习生去鹅厂,不管走到哪一步,这位练习生都应该是后续资源不用愁了。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哇偶文化

开业于2018年8月13日

虽然成立时间晚,但已有出道艺人(张神儿参加去年《好声音》),而且从公司大合照来看,似乎已经有了一定的练习生储备。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今年只有两人参与创造营。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但依旧有男练习生在练习中,女练习生也有储备,看来接下来几年这家公司都会成为选秀常客。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缔壹娱乐

开业于2018年8月23日

段奥娟目前所在的经纪公司。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虽然是新公司,但是由行业资深人士司捷创办,司捷,原天娱传媒艺人经纪总监,曾经一手打造至上励合,他还是捷特联合创始人。

鹅厂亲生系列,第一期就给足了镜头。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嘉行新悦

开业于2018年10月

嘉行传媒子公司,根据报道,已经储备14名练习生,这次将有六人参加《创造营》。

背靠嘉行,自然也是有强大的支持。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态度音乐

开业于2018年11月5日

旗下有1937Music厂牌,专做歌手爱豆的培养,这次只选送了一名rapper,这名rapper曾参加《中国新说唱》和鬼卞是好朋友。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这名选手也是公司目前最主要的艺人,比赛还没开始公司开始给艺人擦屁股了。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03.音乐公司:专做歌手,如今也开始产出偶像

天浩盛世旗下众多实力派,今年他们也加入了这场大战,今年向《创造营2019》输送了三名练习生,天浩盛世旗下有歌手有演员,而歌手大部分是实力派,想来练习生的vocal能力也不会太差。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极韵文化是一所关注音乐的唱片公司,旗下艺人大部分为网络歌手,最出名的就是网络歌手鼻祖之一的阿悄。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这次参加鹅厂选秀的两名练习生都来自公司旗下的去年年底出道的国风男团组合木及少年。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04.制作公司:哇唧唧哇集体参与,手握制作大权艺人不愁资源?

之前不少经纪公司还不是完全参与制作,但如今越来越多的经纪公司为了艺人的发展都开始参与制作进来,这不仅在影视作品上有体现,在今年的《创造营2019》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制作公司加入进来,甭管是制作什么的公司。

影视类有康曦影业(《宣武门》、《彼岸花》、《谁的青春不叛逆》),沈月所属的工夫真言(工夫影业),以及去年向《创造101》输送了戚砚笛的华谊兄弟聚星。

纵观101落选练习生,背靠华谊戚砚笛的资源是令不少同期小姐妹望尘莫及。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影视制作公司还有知名的耀客传媒(《心术》、《兰陵王》、《离婚律师》、《千金女贼》、《女不强大天不容》、《幻城》)、徐静蕾家的鲜花盛开(《同学两亿岁》),以及海宁海棠(浙江海宁影业)。

有影视制作公司,也有综艺制作公司加入,意汇传媒(《偶滴歌神啊》)、与优酷深度合作的银河酷娱(《火星情报局》)、与腾讯深度合作曾推出《明日之子》系列的哇唧唧哇。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银河酷娱和哇唧唧哇,其实都是《创造营2019》制作方七维动力的“娘家人”:银河酷娱的李炜、哇唧唧哇的龙丹妮和马昊、七维动力的都艳,都曾供职于湖南卫视,全都是从湖南卫视走出来的电视人。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大家都是一个台走出来的亲戚,于是就有了《创造营》开篇哇唧唧哇参赛选手的集体长镜头,毕竟亲生的。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然而如你所见,哇唧唧哇这回选送的选手全是二次参赛,x玖少年团的成员以及曾参加《明日之子》以及鹅厂其他综艺的周震南,看来是真的没人了,以及真的很难红。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05.马雪阳高龄参赛,韩国公司专供中国市场

当然,偶像制造的老大哥也积极参战。

泛领文化今年向鹅厂输送了一名练习生。

虽然名字很China,但不用深挖就能发现它和韩国JYP有着不得不说的关系。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好好榜样也和韩国公司cube有着不得不说的关系,cube的四位中国籍艺人全部签约好好榜样,而宋雨琦和Lucas还被送上了浙江卫视的跑男,这次又成立创业小分队好好栮朷输送多位选手到《创造营2019》。

神奇的是,输送的五位练习生中有一位是来自至上励合的马雪阳,而马雪阳的自我简介视频中有一段小提琴独奏。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作为最具有话题性的选手之一,鹅也是给足了镜头,牟足劲回忆杀。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马老师的颜我还是吃的

除了上述两家,还有一家公司也值得注意,那就是傲普娱乐,不同于上述两家母公司在韩国,这家公司是中韩合资公司F&U Group的母公司,用韩国资源,专门培养偶像,供应中国市场。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06.乱入:bilibili破次元壁?这还不算什么

去年esee英模输送了多名模特练习生,但最亮眼的是经纪人王菊,今年esee再次向《创造营2019》输送练习生,,此外,拥有林志玲等著名艺人等台湾地区知名模特公司凯渥经纪也向鹅厂输送了一名学员。

如今网红和明星的界限是越来越模糊,不少网红运营公司也开始想要进入练习生市场分一杯羹。

比如bilibili旗下的文化品牌超电文化。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常年关注二次元的超电文化这次参加《训练营2019》也算是一次跨界了。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嘉尚传媒是一家focus在校园自媒体的营销公司,也是一家红人孵化公司,公司目前已完成pre-a融资。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除了网红孵化、运营公司,营销公司也有入局。睿星文化法人俞扬也是拓星娱乐的法人,而拓星娱乐是一家营销公司,为林心如、袁弘、黄轩等知名艺人做过运营。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专业承办演出的ime娱乐这次也有艺人参与《创造营2019》,ime娱乐曾运作多场知名艺人演唱会。其中不乏众多港台一线歌手。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作为专业流行舞蹈培训机构,SDT娱乐去年向鹅厂输送了高颖浠和吴芊盈,两位虽然没有出道但都获得了还算不错的排名。今年继续向鹅厂输送了四名练习生,舞蹈肯定都跳得很好但不知道能走多远。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成团夜之后断崖式下跌

今年震舞天下改名SDT娱乐的身份继续向鹅厂输送了四名练习生,舞蹈肯定都跳得很好但不知道能走多远。

导师胡彦斌的音乐教育学校牛班文化今年也选送了练习生,不知道有老板在现场做导师选手会不会日子好过一点。

《创造营2019》背后公司大起底:老牌公司人员不足,新晋公司群魔乱舞

从今年选手背后的公司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看中这块肥肉,想要分羹一杯,而大多数公司都是匆匆组队。

传统经纪公司不再主导市场,营销公司、制作公司,模特公司凡是和这个行业稍微沾上一点点边的公司纷纷开始出手,而这个时候传统偶像养成公司却没人了。

而今年开始,还发生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不少选手都是“拆卖”产物。

在一个“查无此团”的男团里挣扎,参加节目希望可以背水一战脱颖而出。

抑或者是为了节目公司匆忙拉几个练习生组成男团,然后送去比赛。

比赛后,运气好人气足实力佳的组成平台牵头的限定团,没进限定团的回到自家公司,回到自家男团,然后继续出道。

对公司来说,平台只是自家男团积累人气最终(重新)出道的跳板而已。

而谁家可以跳出好成绩,谁家在节目结束后就立刻消失,最终还是看艺人的业务能力和公司的资源了。



(15)